王俊博,台湾智冠集团董事长,1984年创立智冠科技有限公司,驰骋游戏行业30余年,被称为台湾游戏界“教父”和“老顽童”。然而,亲手创立了一个游戏帝国的他,却更愿意形容自己是一名卑微的“抬轿人”。

  智冠2014年的“关键词”

  “别看古龙的小说没有金庸的红,但古龙一辈子娶了三个老婆,你们办得到吗?”台湾智冠集团董事长王俊博话音一落,台下的观众哄然大笑。

  这一幕发生在几个月前,一款智冠旗下武侠网游的发布会上,该游戏由中华网龙公司研发,被北京卓易通公司引入大陆代理,王俊博亲临现场为其站台。

  在上台发言之前,王俊博很认真地在手机上翻阅着古龙的生平,每当有记者上前攀谈,他都会把对方的名片仔细看过一遍,念对名字,然后收进口袋里,全然没有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的架子。

  上台之后,王俊博很诚恳的向台下的媒体介绍游戏,末了还捎带一句”大家多多支持,别写负面报道。”他双手合十,做拜托状。

  “合作”与”谦卑”是智冠2014年很关键的两个词。

  这一年,王俊博带领下的智冠集团在两岸动作频频,从游戏产品到知识产权上和大陆厂商多有合作。这一年,智冠提出了转型成为”服务型公司”的概念,希望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退让一步,转而扮演疏通两岸游戏文化、产品的中间商角色。

  智冠科技发展至今已经30多年。这30多年几乎见证了中华游戏产业发展由萌芽到成长再到兴盛的全过程,无数游戏人在历史的洪流中逐鹿中原、成王败寇。进入2014,手游热潮持续爆发,竞争加剧且全球化蔓延,三十年屹立不倒的智冠也在寻找新的立足点。

  王俊博开玩笑说,经常有人问他”为什么30年过去了还活着”,他总告诉别人,因为”谦卑”和”不惧改变”。在外人眼里,王俊博是台湾游戏业的执牛耳者,是霸主也是教父。而在王俊博的口中,他形容自己是一个卑微的”抬轿人”,在为玩家和研发商服务的过程中,”靠别人吃剩的面包屑,也能健康成长”。

  “打工仔翻身变大佬”,王俊博的三次创业

  王俊博的创业故事和多数大佬一样,充满励志、传奇且为人津津乐道,台湾媒体喜欢用”打工仔翻身游戏大佬,奋斗多年身价百亿”这类充满戏剧性的标题形容他的故事。

  王俊博出生于1951年,20岁时毕业于台湾高雄工商专科学校化学工程科,走上社会开始了人生三次迥然不同的创业经历。

  他的第一次创业经历是和几位同学开了一家染料化工厂,但只做了一两个月就放弃。1970年代初,王俊博在社会上闯荡,当过饭店门房、贸易公司报关员,之后到了舅舅开的塑料厂里上班。

王俊博早期照片

  70年代正是石油危机引发台湾经济萧条的时期,塑料原料进口量大减,舅舅的工厂效益不佳,员工薪水减半。于是,王俊博和舅舅商量,每个月给他十天假,让他到外面打零工赚点外快。

  就像大部分人年少时抱有的文艺情怀一样,那时候写小说、听音乐和唱歌是王俊博最大的爱好。于是他利用每个月的假期,开始了两年沿街售卖卖音乐磁带的生涯,原因单纯是因为”喜欢音乐,做起来比较有热情”。

  王俊博骑着摩托车从高雄一路把磁带卖到台中,骑一趟要花整整一周时间。有一次在途中,摩托车后轮爆胎,他推着载满磁带的车子,走了20多公里才到达下一个村镇。

  王俊博回忆说,立体声音箱那时候正流行,许多音像店老板向他购买音乐磁带,做为音响的促销赠品。在塑料厂王俊博的平均月薪四、五千元台币,靠着每个月买磁带的十天假期,却能赚进四、五万元台币,为他积累了下一次创业的财富。

  利用积蓄和民间借贷凑出的90万现金,王俊博在1970年代买下了亚洲唱片公司及其旗下所有的老歌磁带,正式踏入了娱乐圈产业。这些老歌在王俊博手里一度积压了三年,遭遇台湾盗版磁带的冲击,完全无法销售,直到后来王俊博把老歌磁带通过广播节目向老年人推广,才开始收回成本,赚取利润。

  经营亚洲唱片六年,王俊博靠卖老歌赚了1000多万台币,获得了创立智冠的第一桶金,也让王俊博深深意识到了营销、渠道的重要性,培养出了敏锐的市场嗅觉。

  是时,“神通”游戏机推出不久,正在寻找厂家代工生产游戏磁带。80年代的台湾电脑软件发展还在萌芽,程序不是存在磁盘里,而是录在磁带里转换成声音,再放给电脑“听”。当时,神通老总和王俊博是化工厂工作的旧相识,他找到王俊博,希望用亚洲唱片的设备制作游戏磁带,这让王俊博看到了一个新的商机。

  “当时电脑和游戏产业并不发达,是一块新兴的领域,如果早点进入更能摆脱对手。”1984年,王俊博吧唱片公司交给弟弟王俊雄经营,智冠科技有限公司在台湾省高雄市成立。

  台湾游戏业的“黄金时代

  80年代的台湾还没有正规的游戏市场,市面上绝大部分是盗版软件和外文游戏,但也已经出现了像智冠、精讯、第三波,还有80年代末成立的大宇,这样一些在本土代理和发行有游戏的公司。

  80年代中期,智冠科技主营游戏代理和发行工作,由于台湾的盗版光盘氾滥成灾,正版和盗版软件价格差距十倍以上。为打开台湾的正版游戏市场,王俊博决定用低价策略碾压盗版。他的设想是:一款正版游戏只卖3美元,研发商、代理商和制造商各赚1美元。

  靠着销售铁腕,王俊博在1986年代理的第一款外国游戏就即卖出了五千套,打开了代理国外正版游戏的局面。几年间,智冠科技又陆续和EA、动视、Maxis、Origin等30多家国外游戏公司合作,成为亚洲地区最大的游戏发行商。

 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台湾游戏代理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,尤其是以大宇为代表的公司的崛起,让智冠不得以转型,组建了自己的第一个游戏研发小组——台北工作室。两年后,台北工作室的处女作《三国演义》问世,在台湾市场上掀起了一股“三国”热潮。

  台湾游戏业诞生的单机经典

  进入20世纪90年代,受惠于成功的经济结构转型,台湾成为了全球最重要的高科技产业基地。软件业、电子游戏业亦在这个时候快速成型,而正如王俊博所预料,最早进入市场的这一批台湾游戏企业后来都成为了行业巨头。

  从80年代末到21世纪初,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台湾游戏业的“黄金时代”,天马行空而又充满浪漫情怀的台湾游戏人,创造出了像“仙剑奇侠传”、“轩辕剑”、“金庸群侠传”这样一些延续了二十多年的经典作品,至今还在两岸以各种形式产生经济效益。

  相比之下,90年代的中国大陆游戏人才、技术、资金都无法和台湾匹敌。1994年互联网进入大陆之后,游戏行业缓慢地迈出发展的步伐,开始出现一些军事题材的自制单机游戏。直到金山经典的《剑侠情缘》第一代单机游戏问世,已经是1997年,这时候《仙剑奇侠传》DOS版的盗版光盘早已在大陆卖疯。

  人为鼎镬,我为麋鹿。当时尚无反抗能力的大陆游戏市场成为了台湾游戏业者眼中的猎物,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,智冠、大宇、光谱、第三波资讯以及很多台湾游戏公司先后驻足大陆,挖掘对岸玩家的消费潜力。

  “那个时代,大陆就只有少数像金山的《剑侠情缘》这样品质的单机游戏,市场上三年半个月可能才有一款作品,而台湾的公司可以一口气引进几十款游戏,包括当时代理的很多欧美产品,市场当然会被我们挤下去。”

  “正版游戏盗版化”的低价策略

  王俊博说,那时候从台湾引进大陆正版游戏的销售在大陆并非完全没有市场,一款品质合格的游戏卖出万把套并不是问题,品质突出的游戏有更大的贩卖量。但盗版软件的品种和数量不断增加,所覆盖的地域越来越广,最终还是像野火一般侵蚀开来:“10到15元一盘,随便一个人背个麻袋就能在天桥上卖。”

  为了攻下大陆市场,王俊博采取了和当年拿下台湾市场是一样的低价促销策略。“《三国演义2》1996年发售,那时候台湾的正版游戏大概300台币一盒。而我们为了跟盗版对抗,卖到大陆的时候决定只卖100块台币一盒,相当于39元人民币。”

  为了控制成本,王俊博将“正版产品盗版化”,通过精简产品包装,将价格控制在低廉的水平上。”比起15块一盘的盗版,正版游戏只有三十几块,还有厚厚的说明书,很多人看了之后就不觉得正版有多贵。”

  这一策略的作用下,当年《风云》正版游戏在大陆创出了只卖19元一份的低价记录,国内的正版游戏软件迫于压力,售价大多降至百元以内。

  另一个打击盗版的方法,是采用快速和准确的渠道策略:智冠在全国各地布置了很多的销售点,游戏在台湾发售前,就提前在大陆拿政府批号、印刷包装与光盘,然后实现两岸同步发售,以此实现速度上的压制。”盗版要卖可以,不过得等我先卖完一轮”。

  “当时《三国演义2》在成都的大型商场里办了一个正版游戏的首发活动,疯狂的玩家把首发活动的台子都挤翻掉了,证明我们的销售策略是正确的。”20年过去,王俊博脑中犹记得这个画面,它是台湾游戏业”黄金时代”在大陆的投影和美好记忆。

  十年过后,台湾游戏人已经离”战场”太远

 2004年王俊博与陈天桥在某行业会议上

  从宏观的规律上看,大陆和台湾游戏产业的兴衰逆转,是伴随两岸经济发展的脚步而改变的。21世纪的头一个10年,台湾经济增速逐渐放缓,而大陆的GDP还在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上升。

  这一时期,台湾游戏对大陆玩家的影响力仍然巨大,但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,都经历着网络游戏的崛起及其所带来的产业格局巨变。

  1997年,受到Origin的《网络创世纪》启发,王俊博和智冠的员工一拍即合,正式进军线上游戏开发,先后推出了《网络三国》、《金庸群侠传OL》等产品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